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十二章 字数太多想生弟弟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当李轩立足站稳,那只巨大的蜘蛛就已烟消云散,化作一丝丝的阴煞与惨绿光点飞速散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紫蝶妖女嗤笑的声音也传入到了他的耳内。

    “这一刀倒是蛮凌厉的,可其实不堪入目。我如今倒是好奇了,一个掌握了‘九幽绝寒’的人物,为何甘心当一个世人眼中的荒唐纨绔,修为仅仅三重楼的世家子。你李轩这么做,到底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李轩当即回首,往这妖女的方位看去。可他却望了个空,那个婀娜窈窕的身影,早已鸿飞冥冥,不见踪迹,只有余音在他的耳侧徊荡。

    “以后给我小心了!我会一直盯着你的。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,可如敢残民害人,我定当取你人头——”

    李轩暗暗头疼,这女人对他的误会似乎加深了,认为他是隐藏实力的高手。不过好像也正因此故,他也保住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李轩也感觉自己胸膛中的阴痹之感又严重了一些。这一刀代价不小,红衣女鬼的力量明显让他刀力大增。

    可于此同时,侵袭到他体内的阴煞,也强到连城隍老爷赐下的符箓都快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

    彭富来扫了一眼四周萦绕的残灵,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轩:“一刀就将这夺目鬼斩了。这是幻电天刀?你才练了多久?可我感觉修为五重楼,练刀十年以上的武修都未必能够及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他身边的这位,真是一位练武修行的天才?

    乐芊芊也很佩服,她饱含感慨的说道:“还是游徼大人可靠,我刚才都吓坏了,以为必死无疑。那一刀也很让人惊艳,怕是已有了江校尉的三成神韵。”

    江含韵不但是雷系武修,还是一位刀法达人。乐芊芊曾有一次看过江含韵出刀,所以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这队里面最粗的大腿,居然是他们的游徼大人。

    李轩在为自己的寿元发愁,面上却不露半点声色:“所以说呢,你们能在我神刀李轩的手下当差,不知是多大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他将腰刀甩了甩,将之帅气的插回刀鞘,然后斜睨着那群策着身下马匹,意图悄悄溜走的一群人:“崔洪安你给我站住!稍后你跟我去六道司走一趟。如果敢走,就视做拒捕,罪上加罪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崔洪安面色发白的回望过来:“我可没犯事,李轩你敢公器私用,公报私仇?”

    他恨不得扇自己嘴巴,自己刚才怎么就没忍住,嘴贱了呢?明明已决定要苟一阵子的。

    “对呀!崔兄这次又是何罪名?你们六道司不能无缘无故的抓人。”

    崔洪安的一群狐朋狗友也在鼓噪助威,可李轩随后就冷笑着把目光横扫过去:“狂言乱语,干扰办案,影响人群疏散,够关他几个月了。你们是不是也想妨碍公务,陪他跟我走一遭?或者为兄弟义气,直接助他拒捕?“

    这群人顿时就没了声息,在崔洪安哀怨的目光下灰溜溜的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席雪儿则加快了马速往南街疾驰离去。她一只手紧握着缰绳与马鞭,指甲尖几乎抠入到肉里。另一只手却是血淋淋的,被她藏入到袖中。

    张进则是脸色阴沉,眼神惊疑的看着李轩。他想这个人的刀法,武道,竟然已厉害到了这个地步?

    之后他才注意到席雪儿的异样:“雪儿你的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席雪儿疼的嘴唇发青,眼神充满怒恨:“被人打了,是那个紫蝶妖女。”

    “紫蝶妖女?她好好的打你做什么?”张进很奇怪:“我听说这女人从不无故伤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知道?或者就是李轩那家伙的姘头也说不定?刚才那女人在给李轩掠阵,你又不是没看到!”

    席雪儿哼了一声,然后重重挥了一下马鞭,疾驰着离开巷口。张进急忙追了上去:“雪儿你别急,至多半个月,我有个好兄弟就会到南京游玩。那是全真教的高徒,真正的高手——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此时李轩则看向张岳,后者正皱着眉头,看着手中一根毛笔大小的银色小筒。

    李轩不由好奇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地上捡来的,机括暗器‘含沙射影’的一种,很歹毒的东西,专用于破武人罡气。本身没什么杀伤力,所以大多涂毒。有一些做得精巧的,事后连痕迹都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岳把那银色小筒揪开,果然看见里面一根幽蓝光泽,牛毛粗细的冰针:“我看见是席雪儿身上掉下来的,那位紫蝶妖女出的手。”

    彭富来的目光,顿时就凌厉起来:“这个女人,老子非得弄死她!”

    他同时心想,那紫蝶妖女与李轩果然是有一腿。

    李轩则将那枚冰针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,然后就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见血封喉的剧毒,作用是麻痹人的躯体,可在刚才的情况下,就非常危险了。那个席雪儿,怕是想要他死!

    李轩心里不由直冒寒气,心想自己真小瞧了这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我来处理吧。”张岳嘿然冷笑道:“谦之与老彭你们两家现在都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轩想了想之后,也没做推辞,只是语声慎重的交代道:“用阳谋就可,别把自己陷进去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诚意伯府,因皇子遇刺一案,上上下下都被言官盯着。而彭富来那边,席雪儿之父左副都御史席应,正好管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